welcome to here!

[原创]这是些什么?我也不知道

你喜欢那种感受,长法披散在裸体的背部,发丝轻柔的晃动。

尘降坐在床边,望着你,背对着她一件件脱光衣服,走入浴室。听到哗啦的流水声,看到磨沙玻璃后出现恍惚的细弱剪影。

她等待你出来,坐在她脚边的地毯上,偎着,用干的毛巾一点一点温柔的吸干发丝上流下的水滴,然后拥着你睡眠。裸体相对,但纯粹只是睡眠。你需要一俱温暖的躯体的包裹,夜里才不会猛然惊醒。

你们已经这样生活了一段日子。别人是否也如此?可以和不亲近的人做爱,但不喜欢被直视裸露的身体。

一开始,你是这样的。

她花费了足够的耐心,一直温柔的对待你,渐渐的你已经不排斥她的目光,愿意被她温暖的视线包围你的肌肤,却只限于身后。

有一段日子,你独自生活,回到家便关起房门,把父母关在门外,你们彼此的爱,很多年前就已经不知道如何表达,每日见面,如同陌路。

已经躺下,却发现脑中始终在下雨,混乱不堪。于是,开灯,拿起一本书,阅读2、3句后便又放下,关灯,又开灯,又阅读,又放下,如此反复。看电视时,一直不停的转台,持续饥饿,吃大量的东西之后又吐出来,继续吃,继续吐。常常腹泻,有时两三天,有时一个星期。

你不知道自己心里有什么,有很多杂乱的画面,很长的连续剧般的内容,无法被整合。孤独的时候这些就会蹦出来,消耗着你的生命,所以你找很多人出来陪你,表面热闹,内里却愈发孤独。在大街上观察所有来去的陌生女子,忽略掉一切男人。他们说你不合理,一直天马行空,常有一些不和适宜的举动。会在听到国歌时突然感动莫名,泪留满面。

你记得一日,坐在公交车靠窗的位置,突然听到后排的女人一声怪叫,声音尖利。用变了调的悲痛声音说:狗狗狗!你随着大伙的目光,一起转向外面,对面逆行而来的另一辆公交车已经停了下来,在前轮后躺着一只小狗,不停抽搐,有少量的血自嘴角流下,那画面离你如此靠近。

刚才声音尖利的女人在嚷嚷完后瞬间转变,继续和身边的人聊着她关于房子关于孩子关于钱的话题,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

那只小狗还在抽搐,你的车子渐行渐远。你觉得那是一只犯了错的狗,它本不该在上班高峰横穿马路,即使它是一个生命,它消失了,并不会痛苦。你以为你会些许悲伤,可是不。但你会一直记得一个鲜活生命消失时的生动画面。

你告诉朋友:给我找一个女人吧。我太孤独。你什么也不想做,只是每晚最孤独的时候,可以有个人,你们裸体相对,不发生任何事情,抱在一起纯粹的睡觉就可以,你也不想维持长久的恋爱的关系,那太复杂。你疲于应付。

朋友反问: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入你的法眼?

你不知道,你知道这些话说了出去也是枉然,你的要求不高却洁癖深重。你见的多的,尘世里那些简单的施了粉黛的女子,幸福与悲伤都很简单,在一个小小圈子里安稳的生活,你羡慕她们,自己却无法做到,只是远远观望。你也在尘世里,却无法融合,所以不快乐。

你在寻求一种感觉,最简单,亦最困难。

不久之后,你看到一张图片,绿草、蓝天、白云、风车和一个不清晰的女子身影。上面写着:如果有风,那一定是我在想你。有些矫情,可你突然想要去远行,你已经很久没有离开家了。你想去看远方的蓝天和白云。

你说:尘降,我想去旅行,一个人。她说:你要注意安全,有事随时联系我,我等你回来。

一大早便出发,在去往南方小城的乡村公路上,下着朦胧的细雨,泥泞与潮湿的水泥路面交替,偶尔看到田埂上包颜色明亮的绿色头巾的妇女。看到新鲜田地里,间或铺就的坟堆。农民们把祖先安放在自家的地中央。

在一个小镇的集市上,你们停下来休息。你下车,拿出矿泉水瓶大口的喝着,看到她一个人蹲在路边的小摊旁买新鲜的苹果吃。穿着宽阔的防风服,背着一个小冲锋包,登山鞋上满是泥迹。直发的女子,素面朝天。风尘仆仆。

你掏出相机来拍。拍下一切细小琐碎的事物。想起朋友说你是个拍照狂呵呵,但是整理时会删除掉大半。光线不足,她在灰色的背景里整个人都不够明亮,但轮廓清晰。

你正准备换个角度再拍,她已拎着苹果起身,目光四下寻找。直到停留在你手中的矿泉水瓶上,微笑的对你眨了眨眼,高的颧骨和轮廓分明的五官。帅气与柔和交杂。

你举着矿泉水朝她晃了晃,她指了指手里的苹果。你放下相机,拧开瓶盖,她已将苹果捧在手里等带冲淋。带着大滴水珠,光滑饱满诱人的青红色果实。她一边大口的吃着,一边将另一个递给你。很脆,汁液充裕,泛着山林的清香。

她指了指不远处的小山,眼神灵动单纯。那不是你原来的目的地,可你还是跟她走了。旅途只是一段在路上的时光与感受,你并不在乎某一处目的地。只有路途本身是重要的。

她一路寂静,偶尔转向你,微笑。掏出相机来拍。你亦不发一言。体会着美好又安静的前行时光。在旅途中,我们常常孤单,难以遇见正确的伴侣。嘈杂的娘们与一直搞气氛的向导,这不是你要的。每一处风景都有各自的美好与丰富,沙砾与树叶都是广大而欣荣的生命。你并不需要知道它是否在几千年前某个著名的人物有关,也不需要坐在大巴里和陌生人一起引亢高歌。存在即是合理。

你明白她和你目的相同。所以随处都是目的地。

结伴前行,感受自然的美丽与博大。

早春时光,漫山遍野的杏花已含苞,粉白的骨朵,红铜色枝杆。杏花的花期短暂,迅速的绽放又迅速的枯萎,然后结出青色的果实来。在那生命最美的时刻,也许不会被人看到,它仍怒放着,即是生命本真的美好。是任何设备也无法记录真切的。只在你的脑海中留存,成为心灵记忆的片段。

回忆是带有情感性的,你想起一些人或场景当时的自我情感就随之流露。一些随之磨灭,一些越发清晰。

  • 相关tag: 一鸣正文章